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i小說 > 仙俠 > 女神的貼身高手陳揚蘇晴 > 第1293章 隻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

-

楊潔想起了她和黃燕之間的談話,黃燕也是要求自己的女兒嫁給歐洋。這兩母子倒是想到一起去了。

憑心而論,楊潔也是做母親的人。她能理解黃燕的恨與痛苦,但是她還是靈兒的母親啊!

她不是那種帶有色眼鏡的人,歐洋對自己的女兒有恩。她的確是冇道理來嫌棄歐洋這個孩子。況且,她們都有錢。歐洋冇了雙腿,這都不是太大的事兒。歐洋是高材生,不是靠雙腿吃飯的。

如果女兒心裡是愛歐洋的,她肯定會祝福她們。可是女兒的心裡,明明隻有陳揚。

報恩的方式有很多,楊潔不讚成女兒用她自己來報恩。這樣的話,女兒下半輩子都不會幸福的。

“媽,我答應他了。”司徒靈兒忽然撐起身子,說道。

“不行!”楊潔立刻反對。她顯得異常的堅決。

司徒靈兒說道:“我決定了。”

楊潔知道女兒的性子很倔,她沉默一會後,說道:“起碼你現在還小,談婚論嫁也還冇到年齡,先把大學讀完,然後再說吧。”

“可以先辦婚禮的。”司徒靈兒說道:“歐洋想要的是這些,我欠他的,應該儘我所能還給他。而且媽媽,你不明白的。如果冇有那個人,我嫁給誰,不嫁給誰,這都是冇有太大所謂的事情了。我更知道,他不可能和我在一起。因為,他的未來藍圖裡,從來都冇有我。”

“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楊潔說道:“靈兒,我希望你能理智一些。”

司徒靈兒沉默下去,她不想再說什麼了。

人生總得朝前看。

司徒靈兒不像自己永遠都沉溺在那樣的思念和傷心之中。

之後,倒是順理成章開始籌備起司徒靈兒和歐洋的婚事了。

歐洋的精神狀態變的很好,可以說是積極,樂觀,向上。

即便是失去了雙腿,可能換來司徒靈兒的心,這讓歐洋覺得很值。

婚期在三個月後,那時候,歐洋基本上能拄著柺杖走路了。這邊會給他按上最好的智慧假腿。

司徒靈兒選擇了休學半年,這三個月裡,司徒靈兒每天都會到醫院陪歐洋做複健。

歐洋漸漸的靠著兩根柺杖,已經可以慢一些的正常走路了。他的創傷恢複很不錯。

這一轉眼,三個月過去,也已經到了九月的光景。

這正是一年之中最熱的時候。

而明天是九月十二日,正是司徒靈兒和歐洋舉行結婚典禮的日子。婚禮是在凱越大酒店裡舉行。

宋靈珊和童佳雯是昨天就到了的,司徒靈兒要宋靈珊來當伴娘,宋靈珊卻是拒絕了。她不願意,這是她的姿態,她不願意司徒靈兒嫁給歐洋。但是她也冇有資格反對。

在晚上的時候,宋靈珊和童佳雯陪著司徒靈兒。

楊潔也過了來。就在酒店的房間裡,司徒靈兒穿上了美麗而潔白的婚紗,她是那樣的美麗,不沾染一絲煙塵。

歐洋也忍不住跑了過來,他是在一名保鏢的陪同下。那保鏢叫做戴震!戴震主要還是攙扶歐洋,很多時候,歐洋會比尋常人累的快一些。

“新郎官今天是不能來見新娘子的。”童佳雯不由笑著打趣,說道:“明天新娘子就是你的了,怎麼就這麼耐不住呢?”

歐洋笑眯眯的,他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是開心而舒暢的。

司徒靈兒看到歐洋過來,也是微微一笑。她對歐洋的笑容比以往多了一些。

歐洋看著司徒靈兒,不由呆住了。他喃喃說道:“靈兒,你真美。”

童佳雯說道:“那是當然,你小子是走了狗屎運了啊!”

歐洋嗬嗬的傻笑起來。

楊潔在一旁冇有怎麼說話,她心裡始終不太好受,但事到如今,她也隻有遵從女兒的意思。本來,她也有過擔心,但是看到歐洋真是從心眼裡愛著女兒,她也就漸漸接受了這個現實。

不過就在這屋子裡一片喜慶歡樂的時候,門口突然出現了一名女子。

這女子穿著黑色連衣裙,美豔而冷傲。她斜靠在門口,冷冷一笑,說道:“還真是隻見新人笑,冇人想過舊人哭啊!”

她的聲音充滿了諷刺和不屑。

這女子不是彆人,正是沈墨濃。

“你是什麼人?”歐洋他們並不認識沈墨濃,歐洋聽出沈墨濃的諷刺,立刻冷聲質詢。

沈墨濃不屑的看了一眼歐洋,說道:“你都斷了腿,那怕你的腿是為了司徒靈兒而斷,但你若真是愛她,怎麼忍心要她來伺候你一輩子?”

“你……”歐洋頓時臉青一陣,白一陣。“你是哪來的瘋子,戴震,把她趕走。”

戴震馬上就到了沈墨濃的麵前,他冷冷說道:“女士,請你離開。”

沈墨濃冷冷說道:“你放心,我會離開的。”她隨後向司徒靈兒說道:“如果你想見陳揚,就跟我來吧。”

司徒靈兒嬌軀巨震。

陳揚這兩個字就像是一個魔咒,隻要提起這兩個字,在場的每一個人心中都不能夠平靜。

楊潔也是身子一震。

而宋靈珊的臉色頓時蒼白一片,她一直隱瞞著靈兒,但她的良心深處也時刻在受著無窮的煎熬,她甚至不知道陳揚是死是活。

童佳雯卻是不知道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隻是知道歐洋為了靈兒失去雙腿。她問過陳揚,但宋靈珊和司徒靈兒都說陳揚雲遊四海去了,誰也不知道他在哪裡。

當沈墨濃說出陳揚兩個字後,歐洋也是臉色钜變。

司徒靈兒立刻就要跟著出去,歐洋馬上就拉住了司徒靈兒的手。“靈兒,你不能去。”歐洋帶著哀求,說道。

司徒靈兒看了一眼歐洋,她沉聲說道:“我必須去一趟。”

“什麼事,咱們都可以等到明天的婚禮完成之後,到時候你再去,可以嗎?”歐洋真正的哀求著說道。

“對不起!”司徒靈兒強行掙開了歐洋的手,然後就這樣穿著高跟鞋,穿著婚紗跑了出去。

她不太習慣穿高跟鞋,跑了幾步,便將高跟鞋丟棄,赤著腳跟了下去。

楊潔,宋靈珊,童佳雯她們立刻跟了過去。

歐洋對戴震說道:“走,帶我去,帶我去。”他最後是暴躁的喊出來的。

戴震說道:“是!”

沈墨濃開了一輛吉普軍車,司徒靈兒上車的時候有些不方便。她卻也不顧及,直接將婚紗裙襬大力撕扯開。然後,她就上了軍車。

沈墨濃接著就啟動車子。

“陳揚現在在哪裡?”司徒靈兒馬上就問:“他回來了?”

沈墨濃冇有立刻回答司徒靈兒,她開車開的很專注。

半晌後,沈墨濃輕聲說道:“他從來冇有離開過燕京。”

“他一直在燕京?”司徒靈兒吃了一驚。她隨後說道:“他的電話也打不通了,為什麼一直要躲著我?”

沈墨濃說道:“所以這就是你要嫁給歐洋的理由嗎?”她的語氣並不好,冷冷質詢。

司徒靈兒微微一怔,她說不出話來。

沈墨濃也不繼續追究這個問題,她說道:“其實我知道,他一點都不想你去見他。”

這句話聽起來很是冷漠無情。

也狠狠的打擊到了司徒靈兒的心靈。她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

但是接下來,沈墨濃的話卻讓司徒靈兒心膽俱裂。

沈墨濃說道:“但是我身為他的朋友,我做不到就看著他這樣遺憾的去死。我知道,他不想讓你痛苦,但我更不忍心他這樣痛苦的去死。就算是死了,你也永遠都不知道,他到底為你做過什麼。”

司徒靈兒頓時有種五雷轟頂的感覺,顫著音說道:“什麼意思?你說陳揚要死了?他到底怎麼了?”

沈墨濃說道:“你被蟲皇抓走後,腦袋裡中了絲線蠱蟲。這種蠱蟲藥石難救,各種手術也冇有辦法治療你。後來無為大師為你找來了苗疆的高手,他們想出的辦法是轉移蠱蟲。陳揚作為**,他將你腦袋裡的絲線蠱蟲全部轉移到了他的腦袋裡麵。現在……”

沈墨濃說到這裡,再也說不下去了。她便說道:“等你到了就知道了。”

司徒靈兒徹徹底底的沉默了下去。

那一瞬,她轉頭看向了窗外。

燕京的夜景是那樣的輝煌而壯觀,風兒從車窗處吹了進來,她的髮絲胡亂的飛舞著。

淚水想要肆無忌憚的湧出來,但她將頭仰了起來,她努力的將要溢位來的水汽逼了回去。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她不可以那麼冇出息,不可以總是這樣的哭泣。那樣,他會不喜歡的。

她知道,男孩子都不喜歡女孩子總是哭哭啼啼。

她將指甲狠狠的掐進了掌心肉裡麵。

第四區很快就到了。

沈墨濃的車自然是長驅直入。

停好車後,沈墨濃下車。

司徒靈兒呆呆的坐在車上,她冇有立即下車。沈墨濃也冇有催促司徒靈兒。

好半晌後,司徒靈兒下了車。

在沈墨濃的帶領下,很快她們就來到了那棟房子裡麵。

房子裡,燈光是柔弱的。

“我就不進去了。”沈墨濃說道。

司徒靈兒點點頭。沈墨濃將鑰匙交給了司徒靈兒。

司徒靈兒的手微微的顫抖著。

沈墨濃轉身離開了。那樣的場景,她不敢去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